咨询热线:400-8161-004
关注:

新西兰技术申请失败后,我是如何拿到了合法签证?

时间:2020-05-28作者:小泽 阅读:

我是2002年和太太一起从澳洲结束工作合同来到的新西兰。当时从澳洲来新西兰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出于对新西兰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的喜欢,想通过技术移民的方式办理身份。谁曾想在当时最容易获得新西兰身份的时期没有拿下来,反倒在新西兰成为“黑户”。

纯粹被误导而失败的技术移民

2003年,在我们到达新西兰一年以后,因为我太太已经在新西兰找到工作,所以就咨询了奥克兰的一位移民顾问,想委托他办理技术移民。我们当时刚来不久,对新西兰也不是特别了解,身边的朋友中也没有从事这个行业的,所以就在奥克兰市中心找到了这家移民公司,委托他们帮忙处理。我们按照这位移民顾问的要求提供了所有材料,没想到等到的却是拒签的结果。而拒签的唯一原因是我太太的雅思成绩只考到了6.0分,距离移民要求6.5还有0.5分的差距。这让我们万分不能理解,因为在准备材料期间,移民顾问从来没有告诉我们,我太太的英语成绩没达到标准。

为了留在新西兰,这个移民顾问建议我太太申请一个短期的语言课程,先取得学生签证,然后把雅思考过,就可以再递交技术移民申请。我们听从了他的建议,并且在2003年3月委托他办理学生签证。但是到5月份的时候,我们问移民顾问进展,他给我们回邮件说,学生签证已经递交,但是移民局通常需要8周以上审理,让我们耐心等待。我太太觉得时间太久,不太放心,于是给移民局打了一个电话,结果得知移民局的记录里根本没有她的学生签证申请,移民顾问根本没帮我太太递交学生签证申请,我们在新西兰的状态已经属于逾期滞留。这让我们觉得万分震惊。

在我们的追问之下,这个移民顾问才承认他自己忘了时间,没有在我们签证有效期间递交学生签证。我们就这样错过了最佳的办理技术移民的时机。

我在新西兰当“黑户”

我们觉得不能再相信这个移民顾问了,于是又委托了另一个移民律师,让他帮我们处理逾期滞留的问题。因为已经是非法超期滞留,所以移民律师就按照当时的移民法第35条款申请特批。然而到了2003年10月,我们却收到一纸拒信,我们35条款特批没能成功。

当时我太太正怀着第二个小孩(第一个小孩2002年在新西兰出生),也没有心情在处理签证的事情,我当时已经开始了商业清洁的生意,也得同时兼顾家务,整天忙得焦头烂额。申请身份的事情就这样耽误了下来。我们真正成了新西兰的“黑户”。

2004年,随着我们家第二个小孩的出生,我们更是没有时间处理“黑下来”这件事。当时周围也没有人问我们的签证问题,于是我们就这样慢慢在新西兰安顿下来。

2006年,我和一个朋友合伙在奥克兰开了一家贸易公司,专门出口新西兰的奶粉和保健品。我没有合法身份,无法成为公司的总经理,但是注册公司时,我成了50%持股股东,新西兰的公司注册办公室也没有追问过我的身份问题。

随着生意走上正轨,2007年和2008年,我们的第三和第四个小孩相继出生。因为前两个小孩出生于2005年之前,新西兰的政策是出生地在新西兰就自动取得新西兰国籍,所以他们俩出生之后就取得了新西兰国籍。但是两个小的孩子出生于2005年之后,没能拿到新西兰的国籍。

“黑户”的滋润生活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四个孩子相继上了幼儿园,小学,初中或高中。因为几个孩子上的都是同样的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尽管两个小的孩子没有新西兰身份,但学校也从来没问过。

我们也和当地的其他家庭一样,每天正常工作、接送小孩,周末带孩子出去玩,去教会参加各种活动,并在教会结识了一大批志同道合的朋友。

我的生意也随着新西兰旅游业的发展而迅速扩张,每年营业额从最初的几十万到2016年的时候已经扩张到每年五百万,公司一直聘请会计师事务所处理账目,并按时报税。

因为我们没有合法的签证,所以没办法回韩国。好在新西兰对于韩国护照是免签的,双方的父母也每隔一年半载就从韩国飞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几个月,享受短暂的天伦之乐。

我和太太在2002年时就拿到了新西兰驾照,出行不是问题,而且我们在这10几年中,从来没有遇到过警察查驾照。这么多年下来,我们从来没有被警察盘问过,周围的人也从来没有质疑我们身份的,甚至连家里的小孩都不知道,其实除了两个大孩子,另外四口人都是新西兰的“黑户”。

其实“黑”在新西兰太久,对于获得新西兰的合法居民身份,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我想着日子这一天天过去,只要四个孩子能够在新西兰扎根,我和太太被遣返回国也值得了。

母亲病重,身份问题不得不解决

不曾想2017年,母亲在韩国被诊断出脑癌,一年中已经做了好几次手术,只不过她不愿意让我们担心,一直瞒着我们,后来还是一直照顾母亲的姐姐偷偷告诉我们实情。得知这个消息,我必须考虑回国尽孝的问题。另一方面,几个孩子还都未成年,如果我一旦离开新西兰,就无法再返回。身份难题又一次摆在了我们的面前。

因为之前被移民律师耽误的惨痛经历,这次我们异常慎重。我们通过多方渠道打听,了解各大律师事务所,移民公司的在业界的口碑。最终经过比较,找到了更加专业的律师。

找对专业的人,16年后终于取得合法身份

在听完了我的遭遇之后,律师判断,目前的情况,可能必须上诉到移民部长特批才会有效果。但是根据程序,一般要先按照61条款申请特批,不成功再继续下一步。于是,我们在律师的指导下,多方搜集材料。我们把这些年的生活、工作、生意、教会、小孩的学习经历等都事无巨细一一收集整理,申诉资料准备了好几百页。律师同时带领团队,对我们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并反复斟酌起草申诉信。2017年12月,律师把我们的申诉请求上交给了移民局。2018年2月,不出意外的,我们的申诉申请被拒绝了。

于是,我们按照预定方案,做好所有准备后,在2018年4月直接申诉到移民部长。在申请中,律师请移民部长考虑到我们家庭的具体情况、子女成长、我们对社区的贡献等因素,请求给予居民身份,或者两年开放工作签证,以便申请居民签证。我因为实在挂心母亲的病情,这个时候已经不再考虑身份的事情,我在2018年2月份申诉失败之后就直接买机票返回了韩国陪伴母亲。之后就是焦急的等待,律师了解我们的心情,定期都要跟移民局沟通一下进度,但移民部长助理的回复始终是还在排队等待审理中。2019年1月,律师又一次给移民部长写信催促处理进度。

2019年2月5日,一大早,还在睡梦中的我被电话铃声吵醒,身在新西兰的妻子在电话那边激动的尖叫起来:“我们拿到了两年开放工作签证,逾期滞留问题终于解决了!”而两个小孩也同时获得了本地学生签证。是啊,“黑”在新西兰16年之后,我们一家终于拿到了合法签证!那一刻的心情真的是百味杂陈。现在的我们正在按照律师的建议,急锣密鼓地开始了创业移民的进程,一年多之后,全家人有望获得新西兰居民身份。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宝泽移民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Hi,我是在线顾问~